LNG重塑:石油巨頭的挑戰及應對
2019-10-31 09:56:00

 

LNG市場已經成為全球油氣市場中最活躍的一個板塊,那么LNG行業格局演變將如何重塑全球油氣市場,石油公司又將怎樣應對?

進入2019年以來,全球液化天然氣(LNG)市場格局正在發生諸多新變化。全球LNG現貨價格一再創下新低,一批大中型LNG項目建設進入“快車道”,LNG合同模式創新層出不窮。可以說,LNG市場已經成為全球油氣市場中最活躍的一個板塊。LNG行業格局演變將如何重塑全球油氣市場,石油公司的戰略動向和業務模式又將發生哪些改變?

亞洲LNG現貨價格低迷意味著什么?

在2014年國際油價暴跌以后,很多石油行業人士擔心油價低迷是否會持續更長時間(Lower For Longer)。如今,這一問題同樣落在LNG行業頭上。

進入2019年以來,亞太LNG現貨價格一路跌至“地板價”。數據顯示,亞洲JKM (Platts Japan Korea Marker,普氏發布的日韓價格能源標桿)的現貨價格已經從一年前的10.5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,下降至2019年8月的4.3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。同期英國NBP和荷蘭TTF氣價分別降至3.4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和3.2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,美國亨利中心氣價降至2.2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。

從歷史上看,亞洲LNG現貨價格一直高于歐洲,五年前JKM現貨價格以幾乎兩倍于歐洲的價格交易并不罕見。但今年4月交付的JKM亞洲液化天然氣價格回落幾乎與荷蘭TTF天然氣價格相當,甚至一度發生過亞洲現貨價格低于歐洲的情況。亞洲JKM現貨價格相對美國亨利中心的價格差,也從平均5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,收窄至目前2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左右。

當前亞太LNG現貨價格是否已接近歷史最低水平?低價格究竟會持續多長時間?筆者認為,從短期來看,4-5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的價格,這一氣價已低于很多亞太本土氣田的開采成本,接近美國LNG運至亞太的現金成本,應該說已接近歷史最低值,預計很難再進一步走低。

 

 

從當前全球LNG供需形勢看,美國LNG基本扮演了市場的“邊際平衡者”角色。目前美國LNG運輸至亞洲的現金成本大約在3.5-4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(2-3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的氣價+1.5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的運輸成本),如果亞洲現貨價格持續走低,美國LNG產品運至亞太賺不到錢,那么很多貨物可能會回流歐洲(數據顯示2019年前7個月歐洲LNG進口量已經增長88%,月均最高進口量一度超過700萬噸)。此外,美國LNG液化工廠也可以通過削減產能的方式,來實現市場再平衡。

從過往歷史經驗看,亞洲天然氣需求呈現明顯的峰谷差,夏季往往是需求淡季。亞洲JKM氣價2016年夏季也曾出現過接近4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的情況,但2017年冬季現貨價格再次回升至8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。2018年5月時最低現貨價格約7.2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,但到冬季時已回升至11美元/百萬英熱單位。從以往的慣例來看,預計冬季的JKM現貨價格將會回升。

盡管如此,2019年亞洲LNG現貨價格走低,也反映了該地區天然氣供需形勢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。

最近兩三年來,亞太地區天然氣需求快速增長,成為拉動全球需求增長的中心。這其中,中國2017-2018年兩年間天然氣需求增速分別為15.3%和17.5%,LNG需求增幅更是高達42%和38%。從2018年情況看,根據IGU數據,中國和韓國LNG進口累計增長2200萬噸,大約占去年全球新增LNG貿易量的80%左右。

然而,進入2019年以來,受世界經濟增長勢頭減弱、貿易保護主義持續升溫等因素影響,亞洲作為全球LNG貿易主要增量市場的需求增長正在趨緩。根據WoodMackenzie的數據,中國LNG需求增長可能在2019年減緩至800萬噸,而2018年為1570萬噸。預計今年三季度我國LNG進口增幅可能進一步下降至10%以下(2019年上半年中國LNG進口增幅為19%)。

傳統大買家日本和韓國的需求前景也更為溫和。日本核電發電量的增加可能會導致LNG進口量下降,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估計,2019年重啟的核反應堆將使日本的LNG進口量進一步減少約500萬噸,相當于日本電力行業天然氣消費量的10%,2018年日本液化天然氣進口量的6%。另一方面,韓國能源政策傾向于可再生能源以及國內核設施的重新啟動,也導致該國LNG進口需求難有大幅提升。臺灣地區LNG進口也基本與往年持平。盡管從目前看印度以及東南亞部分國家LNG需求仍將保持增長,但亞太地區可能很難吸收今年進入市場的所有新增LNG供應量。

總體上看,亞太地區未來一段時間仍是全球LNG需求增長潛力最大的區域,該地區越來越成為全球LNG賣家的“必爭之地”。但隨著近年全球LNG供需形勢變化,以及不同地區間價格聯動性的增強,亞太LNG現貨價格維持低位或將成為新常態,這也為消除“亞洲溢價”創造了有利條件。

全球LNG產能過剩到來?

與需求疲弱形成鮮明對比的,是今年以來全球LNG行業供給側的強勁增長。

回顧近十年來全球LNG產能建設,2011-2015年間全球每年通過最終投資決策(FID)的項目均達到2000萬噸以上。受2015年以來國際油價暴跌影響,2016-2017年全球LNG行業投資趨冷,兩年間全球通過FID的產能僅為630萬噸和340萬噸,2017年全球僅有一個項目通過FID。但進入2019年以來,全球LNG項目產能建設一掃前兩年的低迷狀態,呈現出“爆發式”增長態勢。

據統計,2019年已有包括美國金鷹項目(1560萬噸/年)、薩賓帕斯T6(450萬噸/年)、Calcasieu Pass(1000萬噸/ 年)、莫桑比克LNG(1288萬噸/ 年)、北極二號(1980萬噸/年)等一批大中型項目先后通過FID,累計通過FID的項目產能已經超過7000萬噸/年,創下過去15年來新高。未來一段時間還有莫桑比克Rovuma、美國Port Arthur等一批項目等待FID。根據一些機構統計,2019-2020年全球將有約1.09億噸液化產能達成FID。

2019年已投產的液化項目也將迎來一波小高潮。上半年全球新增8個液化項目,產能達到2720萬噸/年,預計全年投產項目產能將超過4000萬噸/年(高于2018年實際投產產能3200萬噸/年)。而根據液化天然氣咨詢公司Poten&Par tners預測,2019年全球新增LNG需求僅為1600萬噸,供大于求的態勢非常明顯。

審視全球LNG項目建設的地域分布情況,可以發現,全球幾個主要天然氣供應大國的相互角逐與競爭,包括卡塔爾、澳大利亞、美國、俄羅斯等國紛紛開足馬力,加入LNG產能建設的“賽車道”,是推動產能大爆發的重要因素。

 

 

這其中,澳大利亞即將成為世界第一大LNG出口國。2011-2019年間,澳大利亞的出口能力從26億立方英尺/ 天迅速增長至114億立方英尺/天(約8500萬噸/年)。根據澳大利亞DIIS(Depar tment of Industry,Innovation , and Science)預測,隨著Ichthys LNG T2和Prelude浮式LNG等更多新項目投產并滿負荷運行,澳大利亞LNG出口量將持續超過卡塔爾(2018年11月和2019年4月,澳大利亞在液化能力和出口量上已超過卡塔爾)。

作為傳統“老大”的卡塔爾同樣不甘示弱。該國目前LNG產能約7700萬噸,通過擴建三條780萬噸/年生產線,卡塔爾有望在2024年將其LNG產能擴大約43%,至每年1.1億噸,屆時或將重新奪回全球最大LNG出口國的地位。

俄羅斯也開始崛起成為重要的LNG出口國。俄羅斯目前擁有液化產能接近3000萬噸/年,該國目標是成為全球LNG三大出口國之一。為強化市場地位,俄羅斯將再啟動北極二號項目、波羅的海LNG項目,擴大遠東地區的液化天然氣生產,力爭2025年前讓俄羅斯LNG在市場上所占份額達到15%。預計在落實所有LNG項目的情況下,俄羅斯液化產能將達到8300萬噸。

受益于頁巖氣革命,美國近年來在全球液化天然氣市場扮演著越來越舉足輕重的角色。2019年迄今為止全球通過FID的液化產能中,美國項目占了其中一半左右。繼2017年成為天然氣凈出口國之后,2018年美國本土的液化產能約為31億立方英尺/日(2330萬噸),隨著Cove Point和Corpus Christi LNG的投產,2019年5月美國LNG出口已達到創紀錄的47億立方英尺/天,一躍成為全球第三大LNG出口國。預計到2020年末,美國本土48州的液化產能將達到9 3億立方英尺/日(6940萬噸/年)。

根據IGU預測,目前全球大約有8.448億噸LNG產能去滿足未來十年的全球LNG需求增長。北美地區未通過最終投資決策的產能潛力達到7.7億噸,其中美國墨西哥灣和加拿大分別達到2.9億噸和2.1億噸。盡管這些項目能否通過最終投資決策還存在不確定性,但從中可以看出未來全球新增LNG產能供應的巨大潛力。

按照此前多家機構預測,全球LNG市場或將在2023年前后再次轉向供應偏緊,但這一判斷很可能將被打破。按照4-5年的建設周期,最近兩年通過FID的加拿大LNG、莫桑比克LNG、金鷹LNG、北極2等項目,預計投產時間都在2024年前后,這意味著全球LNG行業的產能過剩或將持續更長時間。

定價機制創新向縱深演化

全球LNG市場階段性的供應過剩,正在導致市場力量對比發生變化,買方市場特征日益明顯。生產商需要更多地考慮買家的需求和條件,出現各種合同定價機制創新也成為必然。

從買家的角度看,雖然當前全球LNG產能總體過剩、價格低迷是利好消息,但他們面臨的挑戰也不小。首先是一些亞洲買家前些年簽訂的高價長協合同,正在給公司經營帶來很大壓力,追求價格重新談判或將成為一大選擇。例如,印度最大天然氣進口商Petronet LNG公司曾表示:“印度必須對國際LNG市場保持敏感。如果現貨價格在2-3年內依然處于低位,那么除了重新商議長協,印度別無選擇。”

其次,在充滿不確定性的市場環境中,買家們在購買資源時更加會謹慎,應簽署什么樣的合同(是長協合同、還是中短期合同+現貨)、設置什么樣的條款、在什么時間節點出手才能夠最大可能規避價格波動風險,獲取最大收益,成為考驗買家能力和水平的難題。

在這一背景下,積極探索LNG定價機制的多元化以規避市場風險,成為市場參與各方的共同選擇之一。近期LNG市場實踐也表明,全球LNG定價機制正在延續此前幾年的趨勢,逐步從單一與油價掛鉤的傳統模式,加速向與煤炭、亨利中心價格、JKM現貨價格掛鉤等日趨多元化的混合定價模式演變。

例如,2019年以來全球LNG市場先后誕生多種LNG新的合同定價新模式。例如,今年4月,日本東京燃氣公司與殼牌簽署了以煤炭指數定價的無約束力LNG供應協議,從而更好地規避天然氣發電的成本風險;道達爾與Tellurian簽署了基于東亞LNG指數定價的協議;NextDecade與殼牌簽訂了一份為期20年的約束性銷售和購買協議,其中3/4的價格將與布倫特原油價格掛鉤,其余的與美國國內天然氣價格指標掛鉤。還有消息稱,部分買家開始嘗試簽署僅在冬季供貨的長約,以求降低現貨LNG價格季節性上漲的風險。

近期,美國切尼爾公司宣布和EOG公司簽訂了天然氣購銷協議,在總量4.4億立方英尺/日的供氣量中,1.4億立方英尺/日的天然氣價格將與JKM 掛鉤,其余3億立方英尺/日的天然氣與亨利中心掛鉤。這是全球第二例美國本土天然氣生產商將氣價與國際LNG價格掛鉤。

從目前趨勢看,未來LNG定價機制將更日趨多元化,未來或將出現以新能源價格、電力價格、與各種天然氣價格指數(例如阿瓜杜爾塞、瓦哈等其他美國天然氣指數)掛鉤等定價方式。這些合同模式創新也將進一步沖擊LNG與石油掛鉤的傳統定價模式,推動LNG行業繼續向市場化方向邁進,LNG市場的復雜性和成熟度將進一步提高。

“超級資源整合商”趨近

面對產能過剩和LNG市場流動性大幅增強的大環境下,傳統LNG市場主體也在加速調整發展戰略,市場參與者向“超級資源整合商”(Por tfolio player)轉型的趨勢更加明顯。

近年來,跨國石油巨頭由于擁有更強大的資金實力、更大的風險偏好和資源整合能力,成為“資源整合商”模式的堅定支持者。截至2018年底,五大跨國石油公司(殼牌、埃克森美孚、道達爾、雪佛龍、BP)液化產能達到1.138億噸,占全球總產能的比例接近3 0%。他們既推進上游項目產能建設,又積極參與LNG短期及中期市場化活動,借助強大的供應渠道、多元化的產品組合和足夠多的靈活性來鞏固競爭優勢。

以“資源整合商”模式的引領者殼牌和道達爾為例。根據兩家公司年報數據,殼牌2018年擁有液化產能3430萬噸(同比2017年增長3%),但得益于第三方貿易量的大幅增長,公司全年LNG銷售量高達7121萬噸,同比增長8 % 。道達爾2018年LNG產量達到1130萬噸,LNG貿易量達到1710萬噸(2016年為510萬噸),同年該公司購買了173船長協合同和97船現貨和中短期合同,較2017年(長協合同59船和中短期現貨49船)和2016年(長協合同51船和中短期現貨19船)大幅提高。

根據GIIGNL的統計,2018年殼牌和道達爾兩家公司握有的長協和中期合同分別達到20個和10個,合同量約為3000萬噸和600萬噸左右。可見這些“超級資源整合商”通過自有液化產能和第三方貿易等途徑占有大量資源,同時通過多種合同形式與終端市場建立直接聯系,在市場上擁有強大的影響力。

全球LNG行業之所以能夠走出2015年低油價以來的“投資低迷期”,也與這些“超級資源整合商”的推動密切相關。比如殼牌參與投資建設的加拿大LNG、埃克森美孚參與投資建設的金鷹LNG項目,突破了依靠簽訂長協合同才推進項目建設的傳統模式,在無長協合同支撐情況下即開始推進LNG項目建設(業界預計莫桑比克魯伍馬LNG等項目也將采用此種模式)。這意味著在市場面臨不確定性的背景下,“超級資源整合商”主動承擔了更大的風險,也體現了“超級資源整合商”對LNG市場繁榮做出的貢獻。

在新一波LNG產能建設和資源整合中,大型國家石油公司也是積極參與者。最近兩年通過FID的北極LNG2、加拿大LNG等項目中都可以看到國家石油公司的身影。國家石油公司也積極通過并購重組提升影響力。例如,2018年初Qatargas和RasGas兩家天然氣巨頭的整合,被認為有助于減成本、提高效率并擴大綜合實力,進一步壯大卡塔爾在全球LNG市場的競爭力。

大型買家們也在攜手組建“超級資源整合商”,以謀求更大的市場話語權。例如在2018年,日本JERA公司和歐洲能源公司EDF Trading將各自LNG優化和交易活動合并到JERA Global Markets(JERAGM),此次合作被認為將消除LNG價值鏈中的低效環節,進一步提高雙方企業的全球投資組合靈活性和風險環節能力。

在產能供給過剩背景下,預計一些中小型LNG資源供應商將面臨較大壓力。因為缺乏足夠的資金實力,中小型資源供應商仍然需要長協合同的支撐來推進項目建設,但當前市場上買家們簽訂長協的意愿并不強烈,他們將在項目建設融資上遭遇挑戰。這其中少數“頭部企業”可能擁有較大的先發優勢。例如,切尼爾能源到2020年將成為全球第二大LNG運營商(預計產能達到3100萬噸/年,目前該公司在建和已投入運營的LNG出口能力在美國占到一半),但很多獨立小公司顯然沒有這么幸運。

預計在未來,會有越來越多的國際石油巨頭、國家石油公司和大型公用事業公司,組成“超級資源整合商”以謀求市場地位,這些巨頭們的行為也將進一步對LNG市場格局重塑帶來影響。(來源:能源雜志)

?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西三環中路10號望海樓E座 總機:010-68546001

官方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版權所有?中國海外控股集團 京ICP備19047754號

推薦顯示器分辨率:1366*768 IE10以上瀏覽器

關注我們
北京时时彩是官方